他是苏轼的徒弟,与妻儿团聚写下一首诗,后人
2021-09-15 16:44
  一杯茶,一部手机,一份好心情。经典散文精选美文,我们一起品读。   作者:燕七   写爱情的诗常常让人落泪,但是写亲情的诗让人落泪的却很少。   可是,在宋代,有这样的一位诗人,他与妻儿久别重逢,激动之下写下一首诗,句句朴实,让人落泪。   后来有人评价:即使是杜甫再生,也写不过他。   这首让人落泪的亲情诗就是北宋诗人陈师道的《示三子》。   《示三子》   时三子已归自外家   去远即相忘,归近不可忍。   儿女已在眼,眉目略不省。   喜极不得语,泪尽方一哂。   了知不是梦,忽忽心未稳。   许多人对陈师道并不了解。   他是北宋“江西师派”的重要诗人,是“苏门六君子”之一,是苏轼的得意门生。   乍一听,可能觉得陈师道是一个有钱有闲的大官。   事实上,陈师道出身于仕宦之家,可早年家道中落,生活困苦。   但是,他才学颇高,十六岁时,拜见当时的文坛泰斗曾巩,看了他的文章之后,曾巩拍案叫绝,称赞他将以文章著名。   也正是因为才学,北宋政坛上著名的“慧眼挑贵婿”的郭概将女儿嫁给了他。   可无奈的是,陈师道家贫无着,家中还有母亲和妹妹,无力养家,妻子和孩子只得依靠岳父为生。   元丰七年(1084年),郭概任提点成都府刑狱,妻子和三个儿子及一个女儿只得随郭概入川。   后来因为苏轼的举荐,陈师道被任命为徐州州学教授,此时,才将妻子接回徐州。   此时,他与妻子孩子分开已经四年了。   经过了一场生离死别,与妻儿的乍然相见,陈师道的心情都在这首《示三子》里了。   有些事,努力一把才知道成绩,奋斗一下才知道自己的潜能。花淡故雅,水淡故真,人淡故纯。做人需淡,淡而久香。不争、不谄、不艳、不俗。淡中真滋味,淡中有真香。心若无恙,奈我何其;人若不恋,奈你何伤。痛苦缘于比较,烦恼缘于心。淡定,故不伤;淡然,故不恼。欲望是壶里沸腾的水,人心是杯子里的茶,水因为火的热量而沸腾,心因为杯体的清凉而不惊。当欲望遇凉,沉淀于心,便不烦,不恼。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,不要轻视他人的成绩。每个人的价值不同,无需对任何人不屑。在你眼中的无用价值,未必真的无用。不轻一人,不废一物。活不是战场,无需一较高下。人与人之间,多一份理解就会少一些误会;心与心之间,多一份包容,就会少一些纷争。不要以自己的眼光和认知去评论一个人,判断一件事的对错。不要苛求别人的观点与你相同,不要期望别人能完全理解你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观点。人往往把自己看得过重才会患得患失,觉得别人必须理解自己。其实,人要看轻自己,少一些自我,多一些换位,才能心生快乐。所谓心有多大,快乐就有多少;包容越多,得到越多。而光脑,则是梅克斯博士在研究矩阵模拟系统程序的时候,意外发现灵能晶石的特异之处,不同于光电等任何物质和能量,灵能晶石蕴含的能源本质类似于精神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。   命一场, 或喜或悲,都是一次洗礼,一次岁月的历练;或浓或淡,都是一抹绽放,一抹美丽的风景。春风得意时,不必张扬骄傲, 淡定从容一些,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。一切得与失、隐与显,无非风景与风情。淡看世事,静对春花秋月,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,不必辩解讨好,云淡风轻一笑,用时间来证明自己。何必追慕名车香宴,我只需清茶淡饭,爱相随,情也真。该来的自然来,会走的留不住。不违心,不刻意,不必太在乎,放开执念,随缘是最好的生活。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,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。遇山过山,遇雨撑伞,有桥桥渡,无桥自渡,淡若清风,含笑走过。人世喧嚣,名利来往,放下浮躁,心静自安。淡淡的岁月,淡淡的心。人生的味道,淡久生香,安之若素,人淡如菊。淡淡地做人,淡淡地生活,淡淡的日子,每天都散发着淡淡的芳香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机甲就是驾驶者,驾驶者就是机甲。而光脑的运算能力,也足够负担机甲运行时所需要的全部运算。   但由于灵能的特质,导致机甲对驾驶者的精神强度要求较高。同时也出现了驾驶机甲的精神强度和精神契合度的问题。精神契合度是天生的,也是几乎恒定的,契合度越高,那么驾驶者与机甲的协调度也就越高。机甲的动作也更快更精准,更接近驾驶者使用自己肉.体的层次。世上最酸的感觉不是吃醋,而是无权吃醋。吃醋也要讲名份,和他相爱的是另一个人,他的醋也就轮不到你吃,自有另一个人光明正大地吃醋。原来,吃不到的醋才是最酸的。最难过的,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,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或迟或早,你不得不放弃。曾经以为,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,原来,真正的伤心,是流不出一滴眼泪。什么事情都会过去,我们是这样活过来的。  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欣欣然张开了眼。山朗润起来了,水涨起来了,太阳的脸红起来了。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,嫩嫩的,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悄悄的,草软绵绵的。桃树、杏树、梨树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。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。花里带着甜味儿;闭了眼,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。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,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。野花遍地是:杂样儿,有名字的,没名字的,散在草丛里,像眼睛,像星星,还眨呀眨的。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不错的,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。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,混着青草味儿,还有各种花的香,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。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,高兴起来了,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,唱出宛转的曲子,与轻风流水应和着。牛背上牧童的短笛,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。雨是最寻常的,一下就是三两天。可别恼。看,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,密密地斜织着,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。树叶儿却绿得发亮,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。傍晚时候,上灯了,一点点黄晕的光,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。在乡下,小路上,石桥边,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,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,披着蓑戴着笠。他们的房屋,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。天上风筝渐渐多了,地上孩子也多了。城里乡下,家家户户,老老小小,也赶趟儿似的,一个个都出来了。舒活舒活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,各做各的一份事去。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,刚起头儿,有的是工夫,有的是希望。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,它生长着。春天像小姑娘,花枝招展的,笑着,走着。春天像健壮的青年,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,领着我们上前去。精神强度到达一定程度后可以提高驾驶者与机甲的契合度1%—5%,但也仅止于此。 往日时光,有那么一种情结,经年难解,有那么一件事,想做却没有勇气做,有那么一个人,自己没有笃定的意念追随。历历种种,都成为今天时而感叹的源由。然而,当机会摆在面前,依然会顾虑重重。当那个深恋过的人再次遇见,却一样没有勇气做什么!沧海桑田的变幻,并不是一句:物是人非,可以解释的了的!时过境迁的无奈,也不是一句:此情可待成追忆,能够诠释的心境!或许,留在光阴深处的,总是最珍贵,念念不忘的,总是最美好吧!我们时常在别人的故事里,一遍遍温习着自己曾经的心境,而所有有关年轻的记忆,都带着迷人的醉意。茫茫大地的影子,似流光拉长的叹息,路旁夭折的情意,洒泪,为祭。太多想做的事、想见的人,没有固执到底,都丢在了旧年的风里;记下那人最初的样子,坚持着最真的自己。不言不语,将一扇往事的门,轻轻关上。人生中经过的每个人,或温暖,或凉薄,都感恩于一场交集的缘分。留一抹绿意在心底,回眸,一个纯粹的微笑,便是一朵盛大的春天。做个不算糊涂的人,明了一些善意的委婉,也会发现流动风景的美丽。时间是一切生命哲学的定理,羁绊与遗憾都将散落尘埃。从未预约的前程,永恒着心上的希望与光明。有生之年,不贪求事事皆如人意,不奢念所有想要的都得以圆满,只希望,生命中的每分每秒,都不曾浪费便好。每一天醒来,做着自己该做且喜欢做的事,每一段空闲,陪着自己该陪且珍爱的人;拈花惹草的心情,侍奉一些爱好情趣,品茶捧书的雅致,供养心灵与思想,如此,便不辜负命运优渥相待的静好时光。光阴旧,覆水难收,再回首,敬往事一杯酒,说好,永不回头。向前走,穿过一段岁月的风烟迷雾,走到山清水秀……   你们走远了,我倒也不再记挂,等到你们要回来了,反而难以控制自己的思念。   这一句像极了宋之问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。   正是因为极度思念,所以才会越接近越难控制情感。   儿女站在眼前,父亲却连他们的容貌已经认不清了。   此句写别离时间太久,儿女几成陌路。   今朝相逢,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,眼泪流完了,凄然一笑,这笑里,又藏着多少欣喜、愧疚与凄凉。   虽然知道相逢不是梦,可我的心里仍然摇摆不定,这真的不是梦吗?   久别重逢,如在梦中,这一句源于杜甫的《羌村》:夜阑更秉烛,相对如梦寐。   整首诗没有用典,没有生僻字,语言朴实无华,但读来,却让人想要哭,因为感情太过真挚动人。   即使是几百年后,我们再读这首诗,依然会被感动到落泪,这就是语言的魅力。   陈师道有《后山诗话》,提出“诗文宁拙毋巧,宁朴毋华,宁粗毋弱,宁僻毋俗”的主张。人   即使是朴实无华的语言,但是只要是真情流露,感情真挚,一样动人。   许多人追求华美的词藻,绝妙的语言,孰不知,真挚的感情才最打动人。   作为“江西诗派”的代表人物,陈师道学习杜甫,黄庭坚曾如此评价:“其作文深知古人之关键,其作诗深得老杜之句法,今之诗人不能当也”。   古人说:青,取之于蓝而青于蓝;冰,水为之而寒于水。   对于陈师道,清代评论家潘德舆评价:“沛然至性中流出,而笔力沉挚又足以副之,虽使老杜复生不能过。”(《养一斋诗话》卷六)   陈师道的诗真情流露,感人至深,即使杜甫复生,也写不过他。   这可谓是对陈师道最好的评价了。   请联系QQ 917293188(微信同号)   你若喜欢,记得点个在看哦